考古發現 遺産保護 學術研究 科研課題 東南亞文化遺産 東南亞考古研究 政策法規 公衆園地
元陽宗瓦司院心石柱文字遐想
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更新:2018.11.13

在世界文化遺産哈尼梯田的核心景區,元陽縣新街鎮多依樹村委會下寨村小組,有一個土司府,名爲“宗瓦司”。該司署占地面積、建築體制和規模都不大,內飾也並不奢華,可見該土司的行政級別也不甚高。
    司署院心裏有八個石柱,柱上分別用篆、隸、楷、行四種字體刻了文字,每種字體刻兩幅。細細一品,趣味盎然。
    筆者試圖按中國書法字體出現的時間順序來排序,不想似乎誤打誤撞,還有點意思。
    首先看篆書,共有兩幅刻字,一是“正誼不謀其利”,出自《漢書•董仲舒傳》:“夫仁人者,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大概意思就是念老經,做人做事,不必太過功利,應當深明大義。    
    第二幅篆刻是“非學無以廣才”,出自諸葛亮《誡子書》:“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大概意思也是規勸少年,立志于學,然後成爲有用的人才。
    這兩句話刻在院子裏,雖然老套,倒也算堂堂正正。
    其次看隸書,也是兩幅刻字,這兩幅要一起說,“滿眼河山孰淨土,四時風月此閑人”。這是一對對聯,應該是模仿蘇州園林中,史偉堂題半園草堂的“滿眼山河此淨土,四時風月屬閑人”。但這位土司爺爺將原聯中的“屬、此”二字對調,且將“屬”易爲同音“孰”。有趣的是爲了平衡改字,他又將下聯中“時”的日字旁故意刻得傾斜。改了二字,語氣大異。原聯吟風弄月的輕松,到這就有了些憤憤不平的情緒。
    再看楷書刻字,卻是兩句唐詩。一是“短衣匹馬隨李廣”,出自唐朝杜甫《曲江》:“短衣匹馬隨李廣,看射猛虎終殘年。”明顯是句氣話,杜甫沒有時空傳送機,無法去漢代,就算去了,李廣未必喜歡他,杜老先生也就是發個一廂情願、生不逢時的牢騷。
    第二句是“揮刀砍石恨谯周”,出自唐朝唐彥謙的《鄧艾廟》:“昭烈遺黎死尚羞,揮刀斫石恨谯周”。但原詩不是砍字而是“斫”,是不是筆誤就不得而知,但詩的意思也值得推敲。此句還有一個典故:谯周原爲三國時期蜀國的政治人物,諸葛亮去世後,在魏國進攻蜀國的時候,谯周力勸後主劉禅投了降。這就尴尬了,前方的士兵還在奮戰,聽說後方已經投降,恨而將刀砍向石頭泄氣,刀有沒有砍壞我不知道,谯周的名聲倒是壞了。曆史人物的評價是個很費力而且不討好的事情,谯周的爭議也一直不斷,此不贅述。
    有趣的是宗瓦司一個邊遠山區的小級別土皇帝,爲什麽要題這種愛國主義詩句?筆者推測,自明代中原政權開始任命土司以後,土司們就成了朝廷命官,把自己當成中原王朝的自己人,後來的清朝統治者也給他們任命,也算朝廷命官,也是自己人。要說很多土司還是愛國的,即使到民國,以及革命戰爭時期,還是有很多土司的幫助我黨我軍的光榮事迹,在此亦不贅述。
    我們回到宗瓦司開始建造的時候,那是清鹹豐六年也就是公元1856年,之前發生最大的事,就是第一次鴉片戰爭,以及中國簽訂的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南京條約》。那麽在這位土司心裏,“揮刀砍石恨谯周”,所恨的谯周是指簽訂條約的耆英、伊裏布,還是當時主政國家的軍機大臣們?又看“短衣匹馬隨李廣”,也許就不僅是牢騷,而是有投軍殺敵的心意了吧。
    最後看刻行書的石柱,一是“徑路絕風雲通”出自晉朝左思的《吳都賦》:“徑路絕,風雲通。”顧名思義,就是咱這交通不好,但空氣質量不錯的意思。二是“山水滋老莊退”,出自南北朝劉勰的《文心雕龍•明詩》:“宋初文詠,體有因革,莊老告退,而山水方滋。”說的是魏晉南北朝時期中國古體詩壇山水詩的産生。這幅字刻在院心石柱,大概是表明自己將來就是看山水,寫點詩混日子的意思吧。
    宗瓦司建設的第一代主人的資料已經找不到了,而他刻下的這八根石柱,卻似乎替人們畫出了他的輪廓:此人少時立志于學,欲做有用人才(篆書石刻字義)。後來不知受到什麽挫折,只想待在家鄉,做個閑人(隸書石刻字義)。可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啊,內心怎能平靜(楷書石刻字義)?還是算了吧,在我這交通不便的化外清靜之地,做個山水詩人吧(行書石刻字義)。
    以上猜測或有杜撰嫌疑,一大部分靠百度,一部分靠猜度。一個偏遠土司的院中,能有如此文心奕奕的字句,不僅令我們這些自以爲知道的後人汗顔,字句精致,又引人入勝,故有此文。


“正誼不謀其利”


“非學無以廣才”


“滿眼河山孰淨土”


“四時風月此閑人”


“短衣匹馬隨李廣”、“揮刀砍石恨谯周”


“徑路絕風雲通”


“山水滋老莊退”


上一篇:

滇ICP備05002806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57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