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發現 遺産保護 學術研究 科研課題 東南亞文化遺産 東南亞考古研究 政策法規 公衆園地
武定白馬口遺址
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更新:2019.05.31

白馬口遺址位于楚雄州武定縣東坡鄉白馬口村委會向陽村西北約300米,勐果河與金沙江交彙處西側的台地上。因遺址處在烏東德水電站淹沒區範圍內,爲配合該工程建設,經國家文物局批准,2019年2月下旬至5月初,我所聯合楚雄州博物館、武定縣文物管理所等單位對該遺址進行了搶救性發掘。

考古隊根據前期踏查和鑽探的實際情況,爲白馬口遺址的發掘制定了詳細的工作計劃。首先在遺址上建立一個永久基點,采用坐標法將遺址分爲四個象限,以10米×10米、5米×10米的探方規格布方,將已探明的3000平方米遺址區進行發掘探方編號,總計布設10米×10米探方27個,5米×10米探方6個,發掘面積3000平方米。本次發掘在嚴格執行國家《田野考古工作規程》的同時,積極應用數字考古技術和開展多學科綜合研究。使用影像三維重建技術獲取白馬口遺址所有探方、遺迹、重要遺物的高精度點雲及三維模型,用以數字制圖和後期展示;使用無人機低空航拍獲取遺址的航片資料;完成遺址發掘資料的數字化存檔工作,爲後期遺址的研究分析、展示應用提供真實、准確的數據支撐;使用考古工地數字化管理系統,對獲取的數據資料進行優化管理和展示。對遺址出土的人骨和動物骨骼全部采集並送合作單位分析研究;系統地采集浮選和植硅體樣品,並對浮選樣品進行浮選;對典型單位的堆積使用0.8×0.8厘米的篩網進行篩選;對保存完好的動物骨骼作了現場加固和提取,全面獲取遺址信息。

遺址地勢西南高、東北低,地層堆積西南厚,隨地勢向東北逐漸變薄,厚度約爲45-180厘米。遺址地層可劃分爲統一的四大層:①層爲耕土層;②層爲淤沙層;③、④層爲青銅時代文化層。共清理遺迹239處,其中灰坑141個、墓葬41座、房址9座、溝8條、牆1道、柱洞39個,出土了以陶器和石器爲主的大量遺物。

發掘共清理墓葬41座,其中豎穴土坑墓22座、石棺墓17座、甕棺葬2座。石棺墓可分爲僅有蓋板,有蓋板、擋板和側板,蓋板、擋板、側板和底板均有三類;部分土坑墓和石棺墓在四壁和墓底塗抹有一層青灰色黏土,個別墓葬在屍骨上方也覆蓋一層該種土壤。墓向以西南——東北向爲主,墓主頭向多爲西南,葬式以仰身直肢葬爲主。大部分墓葬無隨葬品,僅有少量墓葬出土陶器、海貝、骨器和蚌飾。石棺墓11號墓葬形制較特殊,分兩層,上層僅發現墓主下肢骨,下肢骨上方放置7件陶器,清理至墓底時于墓葬西部另發現4件陶器。

灰坑形制多樣,以袋狀坑、長方形灰坑、橢圓形和圓形灰坑爲主。袋狀坑總計20余個,廣泛分布于發掘區內,出土遺物豐富,該類灰坑口小底大,深0.6-2.8米不等,大部分坑內堆積中含有大量的砂石塊,部分坑底放置數塊石板,其中灰坑23號灰坑底部還發現人骨一具。長方形灰坑底部略小于口部,平底,四壁較直,填土中夾雜大量紅燒土和炭屑,出土的遺物較多。其余灰坑形制偏小,出土遺物較少。

清理的房址中僅6號房址爲基槽式,其余房址僅發現若幹排列有序的柱洞,爲幹欄式房屋的可能性較大,如1號房址,東西向,平面呈長方形,長約7.3、寬約3.6米。

灰溝按形制可分爲兩類,一類細長,寬度和深度均在0.2米以內,填土較純淨,出土遺物較少;一類較寬較深,填土土色雜亂,出土遺物更多。

本次發掘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器、動物骨骼、紅燒土塊等遺物,其中編號小件器物1200余件。小件以石器爲大宗,主要類型爲斧、锛、網墜、紡輪和斧、锛類石坯,以及少部分刀、镞、鑿、砺石和石範等。出土的石器中尤以10余件石範最爲重要,其中可辨認的有銅戈、魚鈎範等。另有少量骨器、銅器和蚌器。骨骼多爲牛、豬、狗等動物的遺骨。陶器以夾細砂陶占絕大多數,夾粗砂陶和泥質陶少見,陶色以紅褐、灰褐、黒褐爲主。陶器均手制,部分陶器內壁殘存明顯的泥條盤築痕迹,陶器燒制的火候一般,部分陶器火候不均,器表顔色斑駁,質地較疏松。大部分陶器爲素面,部分陶器表面磨光,僅少量陶器在肩部或頸部飾弦紋、刻劃的網格紋或裝飾乳釘,部分陶器器表保留分布規律的條帶狀抹痕,少量器底飾葉脈紋、繩紋。主要器型有折沿罐、侈口深腹小平底罐、小口鼓腹罐、雙耳罐、單耳罐、缽、圈足豆等,器底有平底、圈足和假圈足三類,假圈足部分底內凹。

白馬口遺址發掘清理了一批重要遺迹,出土了較多的遺物,是雲南省本次配合烏東德水電站建設項目中發現的保存最好的遺址之一。白馬口遺址出土的侈口深腹小平底罐、雙耳罐、單耳罐、缽和圈足豆等陶器,與永勝棗子坪遺址的青銅時代墓葬、會理雷家山一號墓和會理糞箕灣水坪梁子墓地出土的同類器物接近,雷家山一號墓和糞箕灣水坪梁子墓地的年代大致在春秋時期,初步推測白馬口遺址的年代與這些遺址年代大致相當,約在春秋戰國時期。在遺址發掘過程中,積極開展多學科合作,運用新技術,更加全面的獲取遺址信息,爲構建金沙江流域青銅時代的考古學文化序列、複原當時的生業狀況和社會面貌提供了豐富的資料,遺址出土的石範也對研究西南地區青銅冶鑄技術的發展有重要意義。


遺址鳥瞰


發掘區探方分布圖


TW06N05③層篩選


26號灰坑出土牛角套箱


TW07N03西壁剖面


土坑墓(12號墓葬)


石棺墓(11號墓葬)清理前


11號墓葬上層


11號墓葬出土陶壺


袋狀灰坑(23號灰坑)


橢圓形灰坑(44號灰坑)


1號房址


石斧


石锛


石網墜


銅魚鈎石範


銅錐


銅箭镞


海貝


珠飾


骨镞


陶紡輪



滇ICP備05002806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578號